当前位置:首页 > 医院动态 > 媒体报道
医疗费 是这样下降的
时间:2014年11月03日 来源:湖北日报

湖北日报讯 记者 江卉 通讯员 杨建国 贝兰

一家非医改试点医院,主动自费改革,向自己“开刀”,严管处方、严控药费,两年减少患者药费1800余万元。请看——

一组引人注目的数据。

两年来,药品收入占比下降近7%,意味着患者减少用药支出1800余万元;人均住院费用8736元,低于全省平均水平2.68%。

两年来,门诊和住院人数劲升39.4%和51.5%;医护人员人均收入增长一倍。

两年改革,使得湖北省中山医院形成了良性循环。昨日,记者走进这家医院,探寻这个非医改试点医院的“内生型”改革之路。

缓解“看病贵”,须向自身开刀

省中山医院,三级甲等医院,前身为武汉军工总医院,2002年移交至省卫生厅,属政府主办的非营利性医疗机构。

两年前就任院长时,呈现在熊全庚眼前的是这样一幅幅情景:

手术室墙壁斑驳,窗户漏风,一台老式窗机空调呜呜作响;病房脏乱、拥挤不堪;堂堂三甲医院没有核磁共振检查设备,病人只得到附近医院检查。

中山医院周围不到4公里范围内,聚集着同济医院、协和医院等5家国内一流大医院。

与五大医院一样的医院标准定价,医疗服务却差强人意。而中山医院周边,大部分是破产企业职工或下岗工人,收入水平低。竞争中,病源逐渐流失;人心浮动,一些科室骨干接连被省内外大医院挖走;服务质量下降,患者投诉频繁。

“患者喊看病贵,医院捉襟见肘。钱去了哪儿?”熊全庚在认真分析了病人的支出情况后发现,药品使用不合理和医用耗材成本高,是“看病贵”的两个主因。“重新找回病人,须缓解‘看病贵’。缓解‘看病贵’,须从源头抓起,规范医疗行为!”

改革风暴,在医院内部刮起

一场改革风暴,在并非医改试点的中山医院刮起。

2009年7月,旨在控制药品和耗材比例的“双十目标”公布:在不影响治疗前提下,药占比和耗材比下降10%,完成奖励,不达标严惩。

同时,设立多关卡,控制高价、进口耗材使用,超过2000元的耗材必须报医务科审核;未拿到医务科同意书医生擅自开单,物质供应科将不予供应;物质供应科如擅自供应,院财务处不予结算。

在门诊,每张处方不得超过200元,否则认定为大处方,超过千元则是违规大处方。医生开大处方,查实后将受重罚。

门诊部主任黄桦回忆,推行首月,近四成处方被认定为大处方,150余名医生受罚,占门诊医生人数的一半。其中一位专家一月开出大处方十余张,被罚款500元。

此间,一个现象引起了中山医院的注意:由于缺乏统一诊疗规范,对同一病种不同医生诊疗方案不同,检查和用药随意性大,大处方和滥检查乘虚而入。

随即,中山医院探索治病操作“标准化”,在全省率先试行“疾病临床路径管理”(即临床路径),对6种常见病的诊疗与护理制定出标准化治疗模式,如该做哪些检查、如何用药、是否需要手术、具体住院时间等,都有具体量化标准,医护人员按临床路径实施治疗,需增加检查项目或改变用药,需要向上一级医生或科室主任报告。

看病费用降低,病人大幅回流

向自身开刀,向“潜规则”开刀,直接效果就是患者看病费用大幅下降。

上月,83岁的王爹爹因肝硬化引发消化道大出血,到中山医院治疗。住院一日清单上显示,给王爹爹使用的止血药是与进口药疗效相当的国产药垂体后叶素,单支价格仅1.15元,一天用了8支。而同类的进口药可立欣,单支价格496元,每4小时要用一支。

数据显示,中山医院药品收入占业务收入的比例逐年下降。2009年,该院药占比为49.91%,到2010年,药占比为43.32%,下降6.59个百分点。2009年一季度,该院药占比51.6%,而今年一季度,药占比为43%,下降8.6个百分点。

人均住院费用低于全省平均水平。据统计,去年该院住院患者人均医疗费为8736元,比全省三级医院平均水平低240.61元。

大处方销声匿迹,目前每月大处方不到总处方量的0.12%。去年,该院平均处方金额为121.55元,比上年降低5.35元。

看病费用降低的口碑,迅速在社会上传开。去年,该院门诊和出院人数分别为44.74万人次和1.98万人次,与2008年度同比分别上升39.4%和51.5%,医院业务收入也从2008年的1.6亿元升至去年的2.5亿元。

共享改革成果 消减改革阻力

药品和检查收入,眼下是医院收入的主要来源。一些医院和医生热衷于大处方、乱检查,成了一些医院和医生捞钱的“潜规则”。

中山医院也不例外。“双十目标”一经提出,便遭遇阻力。有的坚决反对,有的扬言走人。

不动真格,改革将付之东流。中山医院按时启动了对科主任的目标考核制度,哪个敢触红线,就处罚哪个。连续4个月未完成任务,除扣除职务津贴、专家津贴和奖金外,免去其科主任职务。

2009年7月,“双十目标”在34个临床科室启动第一个月,12个科室因未达标而受罚,处罚金额7.9万元。消化内科主任李蜀豫记得,她的科室药占比超过目标3个点,被罚了7000余元。

科主任们开始思考,如何切断以药养医的“脐带”。儿童脑病中心反复论证后,引进、开展了一系列新的康复项目和治疗手段,拓展病源;消化内科引进最先进的胶囊胃镜等设备,培训人员,开展新的手术项目。

推进“双十”,医生灰色收入急速下降。“堵后门,必须开前门,不保证医院和医护人员的正常收入增长,改革将无法持续,最终必然失败。”在改革初见成效后,中山医院启动绩效工资改革,将人均月工资从原来的1000元提至2000元,人均奖金从每月600元提至2000元。此外,每名职工每年人均可增加5000元生活补贴,这是医院多年未兑现的“菜篮子”补贴。

专家点睛

改革样本的典型意义

张新平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医药卫生管理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

公立医院,承担着目前九成以上诊疗量。破解“看病贵”,大医院更是关键。因此,公立医院的改革,是医改成功与否的关键。推行基本药物制度、预约挂号等制度,都是从外部力量推动公立医院改革。但是如果医院自身缺乏改革动力和社会责任感,国家的好政策也会被蚕食、消解,无法达到预期效果,这也是“看病贵”难破解的根本原因之一。

并非医改试点的湖北省中山医院,从自身“开刀”,直指大处方,剪断以药养医的“脐带”,每年减少患者支出1800余万元。这一成功实践也昭示着人们:破解“看病贵”,除了国家政策的外部力量外,更需要医院“内生性”改革与社会责任感。

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中山大道26号(硚口月湖桥旁) 鄂ICP备15006821号
主办单位:湖北省第三人民医院  咨询电话:027-83745674 83745741(急救)